博客公告

2017-02-19

话说我也好多天没更新惹,这真的不是我的锅。我现在虽然是高一,但是上下学时间是完全按照高三的来QAQ。(一周才放一个下午啊)

这个更新是不可能有以前那么频繁惹,不过我还会坚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回首知生活,眺望追梦想

2016-12-25

人在前进的时候要不时地往后看,才不会忘记自己的出发点;在回首之后更要加倍努力追逐梦想。

追求生活质量的提升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人过于追求物质生活,并不一定是好事。人也是动物,无论再聪明再能干,终究脱离不了生老病死,这每个生命所必然经历的。当你一路狂奔向着前方,你得到了成功,但你也失去了人生之路上的风景。一路狂飙换来的只是一张张钞票,繁华落尽,最终才发现自己除了财富一无所有。财富来自于大自然,人无尽的欲望必然会伤害自然母亲。既然这样,何不尝试一种新生活呢?

香港“野人”莫皓光,自己耕作、饮用山水、不买工业产品,身在香港这种大都市,却偏偏舍弃繁华,归隐田园。三十四岁,香港大学本科生及浸会大学研究生......

树下的神像

2016-11-12

村口桂花的香气,是大自然给予村庄最好的馈赠。但这树不知还能不能活到下一年。

青石河缓缓流过繁忙的桂花村,一天忙碌后的村里人聚在桂花树下。孩子们在村中跑来跑去,他们的奶奶追着要带着他们回家洗澡。“还不回家,天一黑山上的狼下来吃了你。”桂花树舞动着她的枝叶,好像在挽留太阳。阳光撒在桂花树旁的河水上,反射在老陈黝黑的脸。

“隔壁村的香樟真的被偷啦?”老陈向旁边的小伙子问道。

“错不了,昨晚从城里回来,我就去了国胜家。刚进村我看见他们村口的香樟让人给刨了。”

老陈深吸了一口烟,他最担心的盗树贼还是来到了这附近。他放下水烟筒,用他满是老茧的手抚摸这棵桂花树。还记得以前小时候他爸爸要揍他,他就会爬上树。时......

别了,我的实中校徽

2016-11-06

清晰记得那天清晨,

我所嘲笑的实中校徽。

如电影中的那些恋人一般,

你我就这样相遇在新生大会。

神所熟知的世界

2016-10-16

本文纯属虚构

科幻小说可以影响未来走向?我倒是不怎么认为,科幻作家的书很少能卖出去,何谈影响未来?

写作对我而言并不是享受的事。之所以坚持写作,不是兴趣,而是为了解决房租和饭钱。不过最近我有个梦,如果写成小说应该可以畅销。要想吸引读者眼球,没有什么比恐怖更好了。我梦到一家研究药物的公司无意中发现一种病毒,它能够杀死宿主,最终控制宿主。病毒最终流入市场,被极端组织掌握...正当我准备继续构思下去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谁?”

“你好啊,太祖父。”

走进我房间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我记得我曾祖父去世了,何来这么一位太祖父。

“太祖父,拜托不要继续写你现在的小说。”

“太祖父?请问您是在......

《祭妹文》读书笔记

2016-10-06

《祭妹文》中的那份白酒般浓郁的感情流入我的心田,此刻心灵大海的浪不停地拍在我的心上。

如果光看前面,《祭妹文》绝非一篇青史留名的好文章。文字如同朴实的秸秆,尽管没有过多亮点,但朴实的文字上托着的那份厚重的感情,是绝对难以令人忘却的。作者回忆自己与妹妹小时候的那些往事,怀念过去的时候感情就自然而然流出来了。捉蚂蚱、一起读书等等这些小事件,都显示出作者妹妹袁机的活泼可爱和聪慧。这一点一滴的感情汇聚成一股河流,像黄河,起初轻轻掠过心灵的原野,最终以雄伟的气势突破读者的心理防线。

如果深入了解这个故事,你会发现这里面还有一点对传统观念的委婉批评。

袁机未满一周岁时,她的父亲曾仗义救助亡友衡阳县令高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