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的棋子

一道光撕开无尽的黑,给毫无生机的此处带来了鸟语花香。

“我是谁?我在哪?我将去哪?”

我看见一个美妙的世界,不过四周空空荡荡的叫人心慌。

“有活的吗?”我尝试着问了声。

“我就在你后面。”冷冰冰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然而我向后一看,却没有什么生灵。

“眼睛看哪儿呐?”

“哇呀,这辆车怎么会说话?”

“士兵,要尊敬你的将军。要叫我車将军知道吗?”

名为“車”的将军,和这怪异的世界。

“走吧,随我回皇城。”他的语气很温和,但让我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虽然我对皇城的美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见到时又是另一回......

Keep reading...

博客公告

话说我也好多天没更新惹,这真的不是我的锅。我现在虽然是高一,但是上下学时间是完全按照高三的来QAQ。(一周才放一个下午啊)

这个更新是不可能有以前那么频繁惹,不过我还会坚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Keep reading...

回首知生活,眺望追梦想

人在前进的时候要不时地往后看,才不会忘记自己的出发点;在回首之后更要加倍努力追逐梦想。

追求生活质量的提升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人过于追求物质生活,并不一定是好事。人也是动物,无论再聪明再能干,终究脱离不了生老病死,这每个生命所必然经历的。当你一路狂奔向着前方,你得到了成功,但你也失去了人生之路上的风景。一路狂飙换来的只是一张张钞票,繁华落尽,最终才发现自己除了财富一无所有。财富来自于大自然,人无尽的欲望必然会伤害自然母亲。既然这样,何不尝试一种新生活呢?

香港“野人”莫皓光,自己耕作、饮用山水、......

Keep reading...

树下的神像

村口桂花的香气,是大自然给予村庄最好的馈赠。但这树不知还能不能活到下一年。

青石河缓缓流过繁忙的桂花村,一天忙碌后的村里人聚在桂花树下。孩子们在村中跑来跑去,他们的奶奶追着要带着他们回家洗澡。“还不回家,天一黑山上的狼下来吃了你。”桂花树舞动着她的枝叶,好像在挽留太阳。阳光撒在桂花树旁的河水上,反射在老陈黝黑的脸。

“隔壁村的香樟真的被偷啦?”老陈向旁边的小伙子问道。

“错不了,昨晚从城里回来,我就去了国胜家。刚进村我看见他们村口的香樟让人给刨了。”

老陈深吸了一口烟,他最担心的盗树贼还是来到了......

Keep reading...

别了,我的实中校徽

清晰记得那天清晨,

我所嘲笑的实中校徽。

如电影中的那些恋人一般,

你我就这样相遇在新生大会。

起初我反感你的倔强,

总在天未亮时破坏我的梦乡。

后来我喜欢你的成熟,

你在我彷徨是指引方向。

曲径中,

我和你朗读到天亮。

操场上,

你伴我训练到叶黄。

一季又一季,

一岁又一岁。

从操场到课堂,

从幼稚到坚强。

渐渐习惯你的倔强,

慢慢恋上你的模样。

可惜时间之河不长,

转眼已要散场。

你却只默默地凝望,

凝望那飘渺的远方。

你明白我向往何方,

却不向我诉说愁肠。

只因你不愿阻挡,

阻......

Keep reading...

神所熟知的世界

本文纯属虚构

科幻小说可以影响未来走向?我倒是不怎么认为,科幻作家的书很少能卖出去,何谈影响未来?

写作对我而言并不是享受的事。之所以坚持写作,不是兴趣,而是为了解决房租和饭钱。不过最近我有个梦,如果写成小说应该可以畅销。要想吸引读者眼球,没有什么比恐怖更好了。我梦到一家研究药物的公司无意中发现一种病毒,它能够杀死宿主,最终控制宿主。病毒最终流入市场,被极端组织掌握...正当我准备继续构思下去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谁?”

“你好啊,太祖父。”

走进我房间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我记得......

Keep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