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的实中校徽

清晰记得那天清晨,

我所嘲笑的实中校徽。

如电影中的那些恋人一般,

你我就这样相遇在新生大会。

起初我反感你的倔强,

总在天未亮时破坏我的梦乡。

后来我喜欢你的成熟,

你在我彷徨是指引方向。

曲径中,

我和你朗读到天亮。

操场上,

你伴我训练到叶黄。

一季又一季,

一岁又一岁。

从操场到课堂,

从幼稚到坚强。

渐渐习惯你的倔强,

慢慢恋上你的模样。

可惜时间之河不长,

转眼已要散场。

你却只默默地凝望,

凝望那飘渺的远方。

你明白我向往何方,

却不向我诉说愁肠。

只因你不愿阻挡,

阻挡我扬起远航的风帆。

......

神所熟知的世界

本文纯属虚构

科幻小说可以影响未来走向?我倒是不怎么认为,科幻作家的书很少能卖出去,何谈影响未来?

写作对我而言并不是享受的事。之所以坚持写作,不是兴趣,而是为了解决房租和饭钱。不过最近我有个梦,如果写成小说应该可以畅销。要想吸引读者眼球,没有什么比恐怖更好了。我梦到一家研究药物的公司无意中发现一种病毒,它能够杀死宿主,最终控制宿主。病毒最终流入市场,被极端组织掌握...正当我准备继续构思下去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谁?”

“你好啊,太祖父。”

走进我房间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我记得我曾祖父去世了,何来这么一位太祖父。

“太祖父,拜托不要继续写你现在的小说。”

“太祖......

《祭妹文》读书笔记

《祭妹文》中的那份白酒般浓郁的感情流入我的心田,此刻心灵大海的浪不停地拍在我的心上。

如果光看前面,《祭妹文》绝非一篇青史留名的好文章。文字如同朴实的秸秆,尽管没有过多亮点,但朴实的文字上托着的那份厚重的感情,是绝对难以令人忘却的。作者回忆自己与妹妹小时候的那些往事,怀念过去的时候感情就自然而然流出来了。捉蚂蚱、一起读书等等这些小事件,都显示出作者妹妹袁机的活泼可爱和聪慧。这一点一滴的感情汇聚成一股河流,像黄河,起初轻轻掠过心灵的原野,最终以雄伟的气势突破读者的心理防线。

如果深入了解这个故事,你会发现这里面还有一点对传统观念的委婉批评。

袁机未满一周岁时,她的父亲曾仗义救助亡友衡阳县令......

河阳有玉

河阳有玉,阴阳相去止十里耳。而冰塞于河,浪湍且急。河阴之人弗渡,而欲得玉于河阳,岂非笑料乎?

人多欲跃龙门,然不成者十之八九。龙门高乎?其人无能乎?非也,晋有祖逖,世人皆称善。人以为其受之天,而不知其闻鸡起舞。明有宋濂,世人皆谓之博学。人以为其受之天,而不知其求学之艰。世民为君,惜时如惜金,日理政事逾万,寒暑不懈。越三年,天下大治,百姓安居乐业。可见,成大事者必毅力非凡也。故跃龙门不成者并非无能,是因未可尽其力也。河阳有玉,而河阴之人求之不得。河不过十里,若尽力渡之,必成。鲜有河阴之人持阳之玉,何欤?此与跃龙门同理,人弗渡河而欲得玉,天不助也。

阳有玉,或以弘毅得之。今人欲入大学,而不欲静......

为什么一不带伞就下雨

当你在屋檐下避雨的时候,你可能会说:“我怎么一不带伞,这天就下雨呢?”

在此之前,我想要说明,下雨跟带不带伞是没有什么确切的关系。例如说,今日有人没带伞,可是今日也还是晴天啊。其实这主要与心理有关。

让我们来假设这么一天。这天刚好下雨,当你准备回家的时候,这里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你带了伞,慢慢悠悠地走了回去。因为这种事太多,以一年有72天来计算,一个20岁的人就有大约1440次这样的经历。大脑是高智能的,它自动帮你遗忘这些事情。而第二种可能,你没带伞,这时候只能避雨。你有可能会说,“唉,真是巧合。平日里带了伞就不下雨,一不带伞就下雨了。”如果下一次类似被迫避雨离这次不远,那么你又会想起这次......

喝纯奶的人始终是最少的

纯奶有益健康,但还是比不上好喝的酸奶多人喜爱;学习有益成长,但还是比不上好玩的游戏多人喜爱;名著有益陶冶情操,但还是比不上好看的漫画多人喜爱。

  我大概是在初一的时候养成习惯,睡前必翻几页书。在那时我曾经问过父亲,书店里的名著都有了点灰,而漫画和那些地摊文学却是一批又一批地进货?(Ps:我没有贬低地摊文学和漫画的意思,只是我个人更喜欢名著。)

  父亲的解释是“无论哪个年代,名著都不会是最畅销的书籍。”

  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表弟。他来我家时,我刚好在喝着纯奶看电视。他好奇,也想喝一口。可也就是一口,那盒纯奶只喝一口,他就放在桌面不动了。而酸奶呢,有些固态酸奶粘在杯底,他用勺子刮得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