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里的人都不会去捕鸟。
  说出来大家可能会笑,我们认为鸟是有灵性的动物,所以不会随便去捕捉。为什么我们会这样认为,这就要从一个故事讲起。
  他是个捕鸟高手。在这小镇上,无论多么机警的鸟,他都能迅速开枪打伤再捕捉。他的脚步声几近于无,像一条眼镜蛇一样,接近猎物,他从未失手。
  他最喜欢捕鹧鸪,有次他拉的网抓了只鹧鸪雌鸟。一个月内,沙枪、“美鸟计”、捕鸟网、陷阱,他什么都用上了。周边小山的鹧鸪几乎要被他抓完。那时候是六七十年代,很多人都没能吃饱饭,他几乎每周都能有“野味”吃。同村的人在羡慕、分享他的成果之余,也劝他,“鸟是有灵的动物,打太多不好吧。”而他总是轻轻一笑,“都没东西吃,不打鸟吃什么?有的吃不就好了。”
  那天清晨,他像往日那样早早地起了床。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准哪里不对劲。山林幽深,一条小溪缓缓从山脚下流过。河里的鱼儿不时地从石头那探个头,又像是害羞一样,一会儿就躲了起来。由于少有人至,这里像是一片净土,动物与环境是那样的和谐。
  他悄悄地走着,竖着耳朵听声音。忽然,他听见一声鸟鸣。他从小练就的听声辨位技巧,让他快速地确定了一个方向。他蹑手蹑脚地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他熟练地装填弹药,接近了还有一点,还有一点。
  他很少再见到像这么大的鹧鸪了。
  他经常捕鹧鸪,还好他不捉雏鸟,恐怕这儿的鹧鸪会绝迹。这只这么大的鹧鸪,看上去很诱人啊。他擦了擦手心的汗,现在树上的影子还没有动,鹧鸪还不知道!
  “砰!”那只“鹧鸪”应声落地。他走了过去,准备捡起他的战利品。然而这并不是鹧鸪,而是马蜂窝。一窝愤怒的的马蜂涌了出来,将他蛰昏过去。幸好刚有人上山砍柴,这才把他从死神那拉回来。那时,他疼得满地打滚,整个头“胖”了一倍 。村里的人一边找草药,一边怪他整天打鹧鸪。从那之后,他家的鸟网全扔了,再也不吃荤菜了。
  此后他健健康康地活到了七十几岁。曾有人问他健康的秘诀,他都会说“不杀生、不吃肉。”
  所以我们这里的人很少会去捕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