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当人类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神兽,那时的人们生活异常艰苦。
你无法想像一个充满威胁的原始世界有多么可怕。那时的人们知道,只要天一暗,那些外出的人如果还没回来,那就是永远回不来了。在如此环境下诞生了一位奇人改变了这种情况。
他没有强壮的体魄,族人甚至在他刚出生时,以体质不好为由想要将他杀死。若不是他的母亲舍命保护,恐怕连童年都没有。但是他因为体质弱,不能参加捕猎等活动,自然而然他轻松地长大成人。不过也是因此,同龄的人根本看不起他,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没能力的人根本不会得到尊重。
他孤独一人。
山洞里不只有人,还有驯服了的狼。他常常在留守山洞时喂狼,跟狼做游戏。一天他就是尝试性的去命令狼去捡一片树叶,没有想到的是,狼居然服从命令捡起了树叶。“真奇怪,这狼怎么会听我的话?”他有些不明白。在那之后,他再尝试让狼叼根树枝过来,又一次成功!并且他没有指明哪一根树枝,狼竟然读懂了他的心思!
不过这对他并无大改变,只是多个朋友而已,一切还是照旧。他依然没地位,在这山洞里,他还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但,这一切因袭击事件而改变。
当他醒过来时,他发现周围的人在往山洞深处跑。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群狮子进来了,它们的脚下还有几具尸体。他从未如此恐惧过,他的腿站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领头的狮子一点点接近。十步、九步、八步、七步……他的心脏快要从喉咙窜出来。当他下定决心等死的时候,狮子在他的面前停下,俯下身子,像是皇帝的仆人那样。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去抚摸狮子的头,发现狮子竟没有抵抗,而是像猫一样乖巧,仿佛刚才不是它杀了人。
这之后他成了酋长。
这时候,他一出去,一般情况下狮子们就会跟随。相对而言,打猎比之前安全点,但不过是一点罢了。
为什么呢?
这个世界还有神兽,他们同样会威胁人类,连猛虎都是神兽的盘中餐,人类哪有能力抵挡呢?这时候有人给他提了个建议:
“酋长,昨天的捕猎队又全军覆灭,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相信你会问这个问题,你应该心中有了答案,说出来吧,无论什么。”
“酋长既然能驯服狮群,为何不能尝试驯服神兽?”
他其实早有此意,不过他害怕控制不住。可他看到族人数量越来越少的时候,他又不愿退缩。人有着自己的责任,酋长的责任是保护族人。森林的法则是弱肉强食,他不能让自己的一族在这场比赛中淘汰,他必须牺牲自我来博取那千分之一的生存几率。
森林并不像山洞。
他不会走山路,走了还不到一公里,脚已经走不动了。队伍里的人只好轮流背他,只是走了大半天都没有碰见神兽。世间总有那么一种巧合,你不想碰见,它就偏偏撞上门来,你一去找它,还就找不到了!不过这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动物。它既像老虎,又像牛。尽管身边的人都不希望酋长带这个东西回去,但他打定主意,别人也没办法。
这奇形怪状的小东西慢慢地长大了,可他因为饭量大,干活少,差点被抛弃在荒野。他同情这个跟他有着相同经历的小家伙,他不清楚自己的酋长身份还可以保护它多久。后来他才发现他多虑了……
它同样凭借袭击事件改变自己的地位。
狩猎队跑回来了,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只似秃鹫的神兽。“快跑,它们跟来了!”狩猎队的人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声告知族人。不用提醒,他们早就发现,而且早已吓得不会动了。
这时候,酋长站在洞口,想要像上次驯服狮群那样,他要驯服这只神兽。但,他停不下神兽。正当神兽准备俯冲攻击他时,那个小家伙从山顶一跃,压在那只神兽上面。这一下来的太过突然,别说神兽,连人在下面看都没能反应过来。“快用长矛射它的眼睛!快!”他高声命令族人。
鏖战过后,小家伙伤痕累累,但他们联手居然击退了神兽。他们给他起了个名字——穷奇。
穷奇很有灵性,跟人相处的时候,会陪着人们一起哭笑。人们也都愿意喂养它、爱抚它。在他们发现和穷奇联手可以击杀神兽的时候,他们不再躲藏。他们开始有计划的向剩余的神兽发动进攻。最终,这片土地再也没有神兽作乱,幸存下来的都躲入山林之中,人与神兽的居所互换了……
穷奇不能参与打猎,这跟它体型有关,藏不起来,好不容易捕到一点猎物,它又会一点不剩吃完。
酋长刚听说有庆功会,是关于穷奇的,他高兴地邀请它去参加。可到了地点,却没有酒宴和其他人……突然一支石矛刺入了穷奇的身体,它痛苦地嗷叫着,重心不稳向陷阱那边掉了下去。族人迅速围着陷阱投掷长矛,酋长想要制止,却被杀红眼的人群一把推了下去……穷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经的庇护者死去。酋长眼睛中的痛苦令它火冒三丈,它强忍疼痛,从竹枪丛里站起来。穷奇使劲将长矛向人群一抖,霎时间人群大乱,它也趁机逃入山林。这时候人们多了一个劲敌——穷奇。
在此之后,自认为强大的人类面对幸存的神兽毫无抵抗之力,人类又一次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