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福特圈,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哦。”每当我看到这个东西时,都会想起那段美好而又有些青涩的时光。
  “宇宙来源于大爆炸。从一个点开始膨胀,逐渐形成今天的宇宙,那么终点将是何方呢?我认为宇宙最终会回归到一个点的状态,它会像恒星一样坍缩变为密度无限大的点。而这一切将在宇宙膨胀过程结束之后开始。”演讲台上的女生还没说完,观众席已经炸开锅了。毕竟普通人都难以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理论。假设有人突然说宇宙也会死去,估计谁都会他是否患了精神病。
  “那请问学姐有何证据支撑这个观点?”终于有人问出核心问题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发现证据,一些物理学大师也都不例外。我对这女生的发言已经见怪不怪了。之前在社团那观测星体的时候,我就听到她说,“既然三维生物能够控制二维生物,那么五维生物也肯定能控制四维生物的命运。这么说来,走到今天会不会也是六维或更高维度生物引领着我们探索?”这些话如果是朋友间开开玩笑还没什么,但她那认真的样子,不得不令人怀疑是否精神受过刺激。
  好不容易等她解释完,大家却发现这些都只不过是基于原有理论的空想,这又有何价值呢?她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而这时的讨论会差不多要结束了。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放松,这里不是什么重点大学,来这里是为了混个文凭好找工作。所以,我一向不喜欢参加活动,除了我比较感兴趣的天文学活动外。
  走出活动室外,我看到那个女生站在台阶上,抬头望着月亮。
  “请问宇宙的结局真的是收缩成点吗?”我拍了拍她肩膀。
  “那样说的话好像又不准确,宇宙没有结局,慢慢失去立足之地只是一切生物的结局。宇宙就像潮汐,潮起潮落,膨胀收缩。”她极认真地向我解释,“可能你会认为我看多了科幻小说,但是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我相信你。”
  “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你的神态打动了我。”
  “什么嘛,把这当综艺节目啦。”她噗嗤一笑。
  “倒是还有个问题,那天你在社团活动时说的那句,‘六维或更高维度生物主宰一切’我想不明白,这难道说承认上帝的存在?”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还真的有可能,估计你所热衷于的物理天文学研究不过是劳而无功。”
  “嗯?怎么可能会这样?”这回轮到我坐不住了。
  她望了望手表,“时间不早,宿舍快要熄灯了。要真有兴趣,加我QQ好友告诉你。”在这之后,她快速地报完一串数字。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的不安却是掩盖不了。我相信她并非是看外表,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告诉我这不会是假的。
  我躺在床上,加上了那个QQ。好久没回复了啊,我甚至怀疑起自己的记忆。不过还好,很快申请就通过了。她也没问我的身份,直接发了几篇文章。
  “三维生物能够使处在不同的‘线’上的二维生物相遇。既然四维是空间加时间,那么五维生物应该有折叠时间线的能力。六维生物甚至拥有将主宰一切三维生命体的能力。”
  这几篇文章,如果被证实是真的话,估计没人愿意探索物理天文学,不,应该还不止,甚至会引发社会动乱。我接受不了,每个人的命运居然早已注定?而我们也只是朝安排的方向前进,我们所相信的命运可以改变也成了一句废话。古时候的科学家一直在追求的战胜宗教和神都是错误的。这当然难以令人信服,但是我觉得她又没有说错,照她的推理也没错。
  刚好遇到暑假,那晚之后我不再联系她,在放假前连社团都退了。每天的生活就是打游戏,晚上经常会去图书馆看看书。日子就一天天过去,可某天我又碰见了她,我知道我那平静的生活不可能持久了。
  书店里的书香味是摆脱精神痛苦的良药。我沉迷于书山与游戏中,尽量使自己不再想起那套理论。
  “赵阳,你怎么总是避着我?”
  我想要从后门逃了出去,可她也很快地跟了上来,拉住了我。“我说你该不会是因为那一两句话,就否定自己努力的价值了吧?”
  我的身体像被电击一样颤了一下,她似乎看透了我脆弱的内心。是的,我害怕的并不是困难,而是自己的命运从出生就已经被牢牢握在某个生物手中。
  “我说对了吧?懦夫!你怎么知道将来不能被改变?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会失败?五维就算有生物,我们也可以尝试打败它。”我不敢与她的目光相接。
  “我只是个普通人。别说战胜那个神一般的存在,我连自己未来的工作都确定不了。我想了想你的那些观点,确实没错,如果存在五维生物,他们肯定拥有控制时间的能力。我与你的相遇恐怕都由他们安排。你让我怎么努力?早已安排好的结局,就像那些小说那样,上帝早已安排。”我吼出这些话之后,居然没骨气地哭了。谁能接受这种事情啊?
  “那你能够说自己上大学之前真的有人安排你的结局吗?如果你不努力的话,恐怕现在还在为生存而奔波,这真的没有人会为你安排一切。命运由你书写。”她的语气缓和了些,她轻轻地握住我的手,“抱歉,我不知道自己的任性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烦恼。那些都不是真的,只是我个人的揣测而已。”
  到了夜晚,我跑上宿舍的楼顶。今日正好是月圆之夜。想起以前父亲指着天空说,“阳儿,我知道爸给你的压力太大。我也清楚你不想考试。但是,爷爷在天上看着你,他希望你考上大学。爸爸没能耐实现不了你爷爷的希望,这个任务就由你来完成。”尽管那时考大学对我而言并非易事,但我不愿后退,勉强从农村考进城市。我到现在都不可能会忘却那三年的艰辛。
  没错,从来没有人为我带路。
  我拿出了她送我的礼物——福特圈。
  “这个是一个小小的玩具,送给你就当是赔偿了。”
  根据她的说法,这个看似智能手环的玩意,就是所谓的福特圈。我将她给的小铁珠子放入缺口,只听见咔咔声,小铁珠子竟然从缺口又掉了出来。好奇怪不可能啊,这个也没有电源,应该不会这样才对。我重复做了几次实验,无论是什么东西放进去,最终都会从缺口里出来。即便是将手环泡在水里,或将缺口朝上,结果依旧不变。
  “还真是可怕的人。这东西还叫什么小小的玩具。”
  为了能够揭开这个谜团,我又一次加入了社团。
  “怎么样,那个玩具不错吧?”看着她我就觉得无可奈何,我总觉得她就是上天派来耍我的。
  “当然不错,差点我要拆开看结构了。”
  “好过分啊,居然想拆了人家的礼物。其实那个道理并不难哦,听说过莫比乌斯带对吧。这个是仿莫比乌斯带的结构,不过我更多的我就不清楚了。”
  “比起这个,去吃顿夜宵怎么样?”
  “夜…夜宵?没听说过呢,到底是什么呢?”画笔轻轻地在她脸上一点,留下淡淡的红晕。
  简单的说明过后,我和她来到了一家临江的餐厅。到了晚上,这地方简直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找到位置,点了几个菜就开始我的计划。等到她吃的有点饱的时候,我摆出一幅认真的样子,“那个,我相信你,你也能相信我对吧?”
  “嗯。”
  “我有个问题纠结了很久。那些理论我总觉得不会是你的幻想,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证据?”
  “这个…这个。”她回避我的目光。几秒后,她回答了,“我不想欺骗你,但我有难处,你可以理解我吗?”她那祈求的眼神令我不忍心继续逼问下去,可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她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走在江边,瑟瑟的江风打在脸上,昏黄的路灯照着低头走路的她。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我无聊到数自己的脚步,踏踏声在我的心中回荡着,回荡着。“虽然是很老的台词了,但我还是要说,等到那一天,我会告诉你我所了解的一切,毫无保留。”
  在那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当然也是因为我的努力。那个问题我暂时不再问她,只不过我一直旁敲侧击,想要找出些许线索。可她太警觉,每次聊到这就不会再继续下去。
  “君心向何方?”正准备睡觉的我收到她的信息,只是可惜我语文有点差,连意思都读不懂。上网搜索看看,这句话不是网上抄来的,所以找不到。虽然自己不清楚意思,但不回答感觉又太没礼貌。
  “是未来规划吗?现在还没有咯。”
  “。。。”等等,不会是我答非所问吧?
  “抢了两张电影票,我闺蜜没时间,另外一张票不想浪费,陪我去怎么样?”
  “当然没问题啦,免费送不可能不要。”
  约定那天的晚上,她真的没有骗我。等她拿出电影票的时候,我发现果然是科幻电影——《维度壁垒》。几乎是刚刚坐下,电影就开始播放了。“维度从未成功阻挡爱情的力量。”电影开始的这句话,结局其实都可以猜的出来了。只不过我不想打击她的热情。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她的衣着。她穿着上次见面的那家书店的工作服,难道刚才她还在工作?
  很快地,电影到了高潮。女主面临两大选择,留在男主身边与族人为敌,或者反之。可能是看多了类似的电影,我对此没有特别的感觉。但她不同,我看见她拿纸巾擦了又擦。这还真是难办啊,想安慰却又无从下手。
  到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她的心情还很低落。“不会吧,不过是一场电影嘛,用不着那么伤心。”
  “但我还是感觉很心塞,就是分离那段,真的很悲伤。”
  我学着电视剧里的人那样,手抚摸着她的头。“什么嘛,你当你是我男朋友吗?”尽管是这么说,但她还是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看电影前你还在工作对吧?”我尝试转移话题。
  “嗯,不然花销不够。”
  听到这里我有点不好意思占别人便宜,毕竟她赚钱也不容易。“电影票的钱我还你,我不能占朋友便宜。”
  “这都什么话,我说过不要你的钱。”
  看完电影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她说自己一个人回家不放心,硬是拉着我走。坐在出租车里,她一言不发。直到上楼前,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伤心的原因是因为那女主角很像我。”
  也许是三天后,为了还这个人情,我想请她吃顿饭。当然她是不知道这计划的。她星期四下午大约五点下班,我在四点多钟就在门口等着。
  “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诶,你怎么在这里?”她显得有些惊讶,“等了好久吧,干嘛不进书店呢?”
  我总不可能说,我知道她在这工作还有上下班时间,是因为我尾随跟踪。“嗯,那个,比起这些,你愿意陪我一起吃饭吗?”
  “可以啊,正好我也懒得自己做饭了。”
  吃饭其实有些私人目的的,其实还是那个问题,那些理论背后的证据。还有那个福特圈。
  “#%&*$%”确实是去错地方了,我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只好等到吃完饭后散步时再问她了,我低头就自顾自地吃饭。
  “还真是吃货,跟上次一样的虎吞狼咽。跟你交朋友还真是怕变胖啊。”她伸了伸懒腰,“不过下次见面前好歹说声,别说同事连我都被你吓着了。”
  “哪里还有下顿,生活费都不多了。”我嘟哝着回答。
  “嗯?抱歉,没听清楚。”
  “没…没什么,话说你现在能让我知道那个问题了没?”
  “哈?什么问题?”她想了想,“哦,你说那个啊,还没到时间,再请我吃几顿就告诉你。”
  还真是没办法啊,陪着她从街道走到公园。“你知道吗,这可是我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吃饭。”
  “说的好像我不是一样。”
  “那…那你没有女朋友?”
  “像我这样怎么可能,怪人一个,整天钻在书山里,女孩子看不上。”虽然有点丢脸,但也算是说出了我自己的心声。“除非你愿意咯。”
  “诶?”她的脸腾地一红。
  玩笑看过头了,我还真是没有幽默特质。“我只是想缓解缓解气氛,别误解。”
  在这之后,我和她的关系就是不咸不淡的,至于问题的答案我还是没有找到。不过大约是半年后,她主动约我去游乐园。
  “应该不会打扰到你吧?肯定不打扰对吧,因为你都没有女朋友。”她拉着我的手,“一起去玩那个过山车怎么样?”
  她今天束起长发,高马尾配上清爽的白T恤衫更是显得青春。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拉着手,总觉得怪怪的,连买票的时候说话都不利索了。“好长的队啊,要多久才能到我们。”她不满的嘟起嘴。
  “受欢迎的项目当然人多,如果真的很喜欢的话,仙人自有妙计。”
  “哦,你该不会是插队吧?”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
  “你好,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也希望能试试过山车。大哥可以让个位子给我吗?”我从兜里掏出几百块钱,果然有钱好办事啊。“好浪费,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玩过山车啦。”虽然她是这么说,但是坐在车厢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她兴奋的心情。我握住她的手,一股温热的感觉传了过来。过了有那么久之后,过山车开动。丢脸的是我竟然吓得脸都白了,就那样紧紧捏着她的手。直到下来后我还没缓过来。
  “哈哈哈,不会是恐高症吧,我手都被你捏红了。”可能是刚从过山车下来的缘故,她一下子亢奋起来,大声欢笑也不再注意形象。“这个笑容由我来守护。”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么一句话。
  接下来的鬼屋我就是处于免疫状态,毕竟我都是身经百战了。恐怖游戏我经常会接触,区区鬼屋那点音效打不倒我。可刚才还在嘲笑我的她就不同了,她差不多将指甲嵌进我手臂里。
  “大小姐该松手啦,已经过去了。”
  她睁开了眼睛,“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就当是之前的赔偿吧。”我学着她的口吻回答道。
  她冰冷的手指抚摸着我的手臂,“真的很不好意思呢。”
  “别管这个,吃个甜筒怎么样,看你满头大汗的。”
  “还不是刚才吓出来的冷汗。”
  夕阳总是很不适时的出现,一天竟如此的短暂。
  “你想知道那天的问题答案对吧?”
  “嗯。”
  “我有证据,只不过在另一个星球上。”
  等等??另一个星球?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但你想想那个福特圈。三维世界是不可能制造出这种物品,我们得到的也只是少量。仅供我们这些远航的人使用。我是和平主义者,这里却充斥着一股战争的气息,所以我不能暴露我母星的坐标。也许你很好奇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坐下来慢慢谈吧。”
  她用力将最后一点饮料吸干净,“我的星球在猿人时代就受到五维生物的帮助,他们一直引领着我们前行。可有天,我们发现那个援助我们的智能生物消失不见了。整个星球的科技研发速度缓慢,就在这时我们发现了你们的星球——地球。除了智力,你们与我们没有一点点差别,甚至在外貌方面都没有太大差别。我们缺乏创造力,缺乏一种创新的思维,我们需要借助你们完成科技进步,解决我们星球的粮食危机。”
  她站了起来,伸出双手抱着我。“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一开始我想要偷偷地帮助你们,可是你们都不愿意相信我的理论。只有你。我没有什么朋友,那些自以为是的人都以为我疯了。只有你像我父亲一样,站在我身边。你帮过我的那些小事我都记得,和你晨跑的每个清晨我都记得。”她哭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滴在我的衣服上。
  “我的星球现在爆发了战争,我们也被迫终止计划,因为他们没有坚持下去的经费。为什么你经常来到我家还不向我表白啊?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为什么?呜呜呜。”她用力地敲打我的胸膛。“我已经整理完了资料和证据,由你去帮助那些科学家们吧。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你的QQ信息里了。”
  我怨恨自己没有挽留她的能力,这里没有她生命所需的特殊养分,她只能与我分离。
  在发布了那些论文之后,我也混了个院士,当他们在感激我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天晚上。
  至于福特圈我一直没碰它,就那样静静地和她的照片躺在一块。每当我看到这个东西时,都会想起那段美好而又有些青涩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