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奶有益健康,但还是比不上好喝的酸奶多人喜爱;学习有益成长,但还是比不上好玩的游戏多人喜爱;名著有益陶冶情操,但还是比不上好看的漫画多人喜爱。
  我大概是在初一的时候养成习惯,睡前必翻几页书。在那时我曾经问过父亲,书店里的名著都有了点灰,而漫画和那些地摊文学却是一批又一批地进货?(Ps:我没有贬低地摊文学和漫画的意思,只是我个人更喜欢名著。)
  父亲的解释是“无论哪个年代,名著都不会是最畅销的书籍。”
  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表弟。他来我家时,我刚好在喝着纯奶看电视。他好奇,也想喝一口。可也就是一口,那盒纯奶只喝一口,他就放在桌面不动了。而酸奶呢,有些固态酸奶粘在杯底,他用勺子刮得一点不剩。无论怎么跟他说明纯奶的营养,他都不愿意去喝。
  名著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们越来越反感长篇的文字,稍微长一点就不愿意看下去。在网络上看到许多好文章,评论的人寥寥无几。而一些辞藻华丽但思想上没有什么亮点的心灵鸡汤,却能够收获上千评论。我看到作者写出长达几万字的好文章背后,是数倍于那些鸡汤文的努力。查阅、整理资料,理清思路,构思文章,校对。这往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以及精力。几万字,不用说思考的过程。即便是让人打出一万字,以每分钟200字的速度计算,需要500分钟,8个小时的时间。这怎么可能是一件简单的事?这里凝聚的是作者的心血,若能认真阅读好的文章,对人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但只有少数人愿意,多数人都不喜欢看长篇大论。就像纯奶一样,有营养,可是不好喝。酸奶不同,一上来立马吸引住人。人们多数爱酸奶,不爱喝纯奶。因为喝纯奶的人始终最少的。
  这也不能说是那些爱喝酸奶的人不对,人生来就追求自己觉得好吃、好喝、好看的事物,判断的标准就是嘴巴、舌头和眼睛。喜欢看短文字也是正常的心理。怎么说呢,还是那句话,“无论哪个年代,名著都不会是畅销的书籍。”
  喝纯奶的人始终是最少的,看名著的人总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