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纯属虚构
科幻小说可以影响未来走向?我倒是不怎么认为,科幻作家的书很少能卖出去,何谈影响未来?
写作对我而言并不是享受的事。之所以坚持写作,不是兴趣,而是为了解决房租和饭钱。不过最近我有个梦,如果写成小说应该可以畅销。要想吸引读者眼球,没有什么比恐怖更好了。我梦到一家研究药物的公司无意中发现一种病毒,它能够杀死宿主,最终控制宿主。病毒最终流入市场,被极端组织掌握...正当我准备继续构思下去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谁?”
“你好啊,太祖父。”
走进我房间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我记得我曾祖父去世了,何来这么一位太祖父。
“太祖父,拜托不要继续写你现在的小说。”
“太祖父?请问您是在叫我?”我指了指自己。
老人点了点头,说:“我来自未来,按照辈分我应该这么称呼您。”他见我明白之后,又继续说,“未来爆发了一场生化危机,您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放下手中的笔,认真地看着他。老人深吸了一口气,“是您的小说。可能您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您的小说虽然没能获奖,但史密斯制药的老总读了您的小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您的小说那样发展,人类政府解体,幸存者转移到澳大利亚定居。唯一不同的是,人类不可能再恢复先前的辉煌了。因为人们害怕科技的发展会再次出现生化危机那样的悲剧,所以那之后成立的政府严禁科学研究。可是在危机爆发之前,就已经有科学家发现地外文明。假设说,地外文明如今正处于原始社会,要发展到利用空间跃进技术到达地球,也不过是几万年之间的事。人类不进步的话,就只能被地外文明征服。还好部分科学家在政府屠杀科研人员时躲了起来,今日才能通过他们的时光机回到这里。请太祖父以人类未来为重,不要发表您的小说。”
虽然我不希望人类最终被征服,但我也希望我的小说可以为人所知。现在难得这么个好素材,我也不想就这样放弃。并且这位老人的身份也令人怀疑,我觉得他可能是有精神病。“抱歉,这是我不相信,只是我为了确认一下。既然您坐着时光机而来,那么还请您用时光机带我到未来看看是否如你所言。”
“我知道我不会被信任,若您发现未来就是我说的那样,那么您愿不愿意尽力改变未来?”
“真是如此,那我愿尽微薄之力。”
我跟着他走到郊区。他用手拨开枯叶,露出一台像是洗衣机的机器。“因为这个只能搭载单人,所以请您先进去,我随后就来。”
开什么玩笑,我越发觉得他像个精神病。他见我没有进去,他自己就钻了进去,“我没有骗你,这个真的是时光机器。”说完,他在仪表盘上点了几个按键,拉回挡板。我看着想笑,还真的把我当成傻子了。我拉开挡板,准备讽刺他一番的时候,却发现他不见了。“开什么玩笑,他去哪了?”我弯下身子,敲了敲这大家伙,也没发现哪有什么机关。难道这破玩意真是时光机?
我学着他的样子进了机器,点下按键,我依然没什么感觉。“还是回去写作吧,陪这人浪费了我一下午,真是有病。”
当我拉开挡板走出来时,四周环境似乎有些不同。我爬出去后,地上正有个人在呻吟。“哎,起来,你怎么了?”我想走过去扶起他。走到一半,我看见他的脸,不,应该说是它的脸。吓得我直接坐在地上,我的梦境成真了,那老人没骗我。我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的内心也一样不好受。这一切是我自己的错,这种愧疚像刻在石上的碑文一样,难以抹去。
“我本不想让你看到的,但事实就是如此。你可以看这本史书,上面有完整的记载。”
我浏览了一遍,书中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对现实的绝望和愤怒。我没办法再直视老人的眼睛了。
“跟我来,我带你回家,这里不太安全。”
我耷拉着头,紧紧地跟在老人后面,路两旁草木萧疏,尸体和“它”随处可见。
走到一座城池下面,老人停住了,城门的卫士过来搜查。在搜身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看城里面。首先看见的是一座大佛,大概有四五十米高,在大佛脚下的则是一间间不足三米的瓦片房。今天可能正好是什么节日,人们在街道上三步一拜。
“现在神应该很高兴,因为世界又回到了以前,它再一次主宰人类。并且这以后不会再有革命。”
“我会尽力改变世界的,我不会再继续写小说了。”
“恐怕晚了,你如果不写那部小说,你现在怎么出现在这?你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一切,它已经不可逆转了。”
“那?我现在是要干嘛?”
此时外面似乎有人敲门。
“不清楚,可能您要触发时空悖论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外面的人开始撞门,门栓有点松动了。
“时间不多了,太祖父您自杀也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跪下来,将开了保险的手枪递了给我。
“神所熟知的世界,神所熟知的世界,神所熟知的世界!”我深吸了一口气。
枪声响了,人类的新纪元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