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晰记得那天清晨,
我所嘲笑的实中校徽。
如电影中的那些恋人一般,
你我就这样相遇在新生大会。

起初我反感你的倔强,
总在天未亮时破坏我的梦乡。
后来我喜欢你的成熟,
你在我彷徨是指引方向。

曲径中,
我和你朗读到天亮。
操场上,
你伴我训练到叶黄。

一季又一季,
一岁又一岁。
从操场到课堂,
从幼稚到坚强。

渐渐习惯你的倔强,
慢慢恋上你的模样。

可惜时间之河不长,
转眼已要散场。
你却只默默地凝望,
凝望那飘渺的远方。

你明白我向往何方,
却不向我诉说愁肠。
只因你不愿阻挡,
阻挡我扬起远航的风帆。

你听说我提前“解放”,
忍着将要离别的哀伤,
静静地守在我的身旁,
强颜欢笑分享着我的荣光。

我难以遗忘,
遗忘你那淡淡的妆。
我竟到别离时才发现,
你妆下隐藏极深的惆怅。

此刻我默不作声望着月亮,
我心如轻舟离了海港。
别了君,
吾心何处停放?

但我仍不能返航,
尽管前方是惊涛骇浪。
因为远方承载着希望,
更因为有你我的梦想!

清晰记得那天傍晚,
我所热爱的实中校徽。
像宴席中的那些人儿一样,
你我就这样无声地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