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桂花的香气,是大自然给予村庄最好的馈赠。但这树不知还能不能活到下一年。
青石河缓缓流过繁忙的桂花村,一天忙碌后的村里人聚在桂花树下。孩子们在村中跑来跑去,他们的奶奶追着要带着他们回家洗澡。“还不回家,天一黑山上的狼下来吃了你。”桂花树舞动着她的枝叶,好像在挽留太阳。阳光撒在桂花树旁的河水上,反射在老陈黝黑的脸。
“隔壁村的香樟真的被偷啦?”老陈向旁边的小伙子问道。
“错不了,昨晚从城里回来,我就去了国胜家。刚进村我看见他们村口的香樟让人给刨了。”
老陈深吸了一口烟,他最担心的盗树贼还是来到了这附近。他放下水烟筒,用他满是老茧的手抚摸这棵桂花树。还记得以前小时候他爸爸要揍他,他就会爬上树。时光真快啊,仿佛昨天还是个孩子,今天就成了大人,稚嫩的双手也布满了老茧。想起以前,老陈有说不尽的话儿。他把这棵树当成了亲人,村里人也一样。村里的老人说,“以前村里闹过妖怪。是民国时来了个道士,驱了鬼,在这种了棵桂花树作为风水树。桂花村也是因此而得名。”
“要不我们轮流守着树,一人守一晚。”另一位小伙子的话将老陈从回忆拉回现实。
是啊,这树是村里人心灵的港湾,绝不能叫人偷了去。
“现在是农忙季节,白天要干活,晚上不睡觉哪有精神?”
这下大家都安静了,除了值夜这种办法,好像还真的没什么对策了。
“老陈你点子多,你想个法子。”
“我嘛,我嘛,还真没办法。我们都不知道哪天贼会来,要是贼惦记着,我也无可奈何。连银行的金库都会被偷,我还能怎样?”
太阳下山了,象征着未知与罪恶的黑夜到了。老陈虽然担心桂花树,但也不可能不睡觉守着树。毕竟他第二天还要去割禾。
几个星期过去了,桂花树依旧散发着清香。这时人们也渐渐淡忘了盗树贼这事。
老陈今天心情特别好。为什么呢?因为他卖自家养的鸡卖了个好价钱。他拿着钱去了庙,他是要为桂花树求保佑。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老陈的右眼皮一直跳,他心中一直有点不好的预感。
到了村子,已经是傍晚了。树下又聚了一群人在商量着什么,看他们的神色,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老陈,文华村的树被盗了!”
这群盗树贼还真是可恶,居然还在这附近活动。村里人原本放松了的神经又一次绷得紧紧的。“要不还是我们来守吧,不然下回可能就轮到我们的树了。”
老陈眼睛转了转,“不用,仙人自有妙计。”
三天后,一群道士叮叮当当地进了村。这时不仅是大人们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连孩子们也都停下来。老陈跟道士们交代了几句话,道士们在树下哐哐当当老半天。最后在树旁立了个关二爷的像,这事也就算结束了。“老陈啊,你确定这样有效?”“没事,绝对没问题。”
过路的人经过这儿,都会朝神像毕恭毕敬地作个揖、上柱香。神像前的香火因此一年到冬都没有停 。
大概是过了半年,桂花树花落了,但是花还是落在桂花村的土地上,落在神像旁。
又是半年,到了金秋季节,桂花树又开花了,整个村子都浸在桂花的香气里。“老陈你的功劳大啊!”
老陈却是嘿嘿一笑,指了指桂花树旁的神像,“不,是关二爷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