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是人民…人民什么的国家?”
背书这个事儿确实是难,昨晚刚背的内容睡一觉就全忘了。明明这些内容都不难理解,有什么好背的?真希望有个不用背书的世界,让我不必这样煎熬下去。
“糟了,今天好像是星期一。”我起床一看,已经是八点钟了。
“妈,你怎么不叫我?这都要迟到了。”
“什么迟到?”
“上学迟到啊。”我一边吃面包,一边穿衣服。
“上学?没必要这么急吧?”妈不紧不慢地说。“你从昨晚到今天就这么奇怪。
“您才奇怪呢。”
顾不得自己吃没吃饱,我提起书包就往外跑。路上,我看到自己的朋友们。
“你干嘛呢?”
“上学去呀。”
“上学?你可别开玩笑了。”
“我没骗你。话说怎么你们都不走?”
“看你这认真样子,你是病了吧。”他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学校几年前就没了,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没了?!”
我慢慢地走回家。“学校没有了?”不知怎的,于我而言本应是高兴的信息,却让我如此不安。我掏出手机,翻看着新闻。
XXX发明记忆载体,人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从此记忆不再需要死记硬背。”这是七年前的新闻。
记忆载体冲击了学校。过半私营学校倒闭,近九成教师失业。”这是六年前的新闻。
国家关闭国营学校,发言人称将发放记忆载体补贴保障公民的受教育权。”这是四年前的新闻。
生产记忆载体的公司大幅度提高价格,普通家庭已无法支撑孩子的教育费用。
我读到这,已经明白我已经永远地失去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从朋友的话中,我也了解到学校不可能重开了。当人知道自己与别人的差距如此之大时,所有的奋斗都成了笑话。普通人的子女不可能和富人子女竞争。普通人三百六十五天的学习,比不上富人三分钟的学习。富人只需要安装并植入记忆载体,就能够轻轻松松掌握许多知识。知道这些,谁能够静下心像以前那样努力学习呢?没有学生,当然学校也不会再有。
再也不会有什么奋斗改变命运的故事。这里有的只是阶级固化的现实与残忍。
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人骑着机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仔细一看,他们跟我年龄差不多。他们不应该在这里,他们原来应该在学校里。看着他们,我想到自己的将来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一直走下去,我看到的现象令我难受。公园里有大量少年情侣在亲热、路两旁的网吧几乎全是学生,至于酒吧KTV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都在狂欢,脸上带着笑。
不放纵又能怎样呢?一切都已经成定势了。富贵通过教育代代相传,贫穷的帽子将永远扣在一个家族的头顶上。
我抱着自己的膝盖哭了。
梦醒了。
还好只是个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端坐在书桌前,捧起课本。
“1840年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我高兴地笑了。